趣味:各国领导人都爱玩什么?


“他们说,你觉得自己的罪行有多重。我说,你给我估计估计,够不够枪毙?他们说,枪毙够100次了。我想100次跟一次没什么区别,都100次了还怕什么?”习近平称。
“之后,念毛主席语录,天天晚上熬夜,”他还说。
与习近平父亲熟识的杨屏曾援引与他们一家的谈话。有一次,习近平和五个成人一起被造反派拉去批斗会。他被迫戴着一顶铁制高帽子,只好用两只手吃力地托着。
“不得不参加批斗会的妈妈就坐在台下,”杨屏写道。“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被迫举手,跟着大家喊口号。”
到了1968年底,习近平的反抗之举已足以让上面下令把他送去被打倒的官员子女待的少管所。不过,毛主席不久之后发出指示,让城市青年上山下乡,使他免去了遭到关押的命运。
直到1972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安排下,一家人团聚,他才再次见到父亲。
在多年的隔绝和拷打之下,习仲勋受到重创,有些糊涂。“看着两个长大了的儿子,竟然完全不认识了,”其父传记出版时,发表的一篇采访了习近平的文章如是说。父亲流下了泪,习近平递了一支烟。
“他就问我,你怎么也抽烟了?”习近平谈到。“我说,‘思想上苦闷,这些年,我们也是从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抽烟我批准了。’”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17843000:2018-07-19 14:08:02